'>
欢迎您来到!

写给故乡沁源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大闸蟹 >
写给故乡沁源
* 来源 :http://www.aboutit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8-31 17:47 * 浏览 :
原标题:写给故乡沁源

魂牵梦萦的故乡

我的一切都是故乡给的,我的故乡给了我一切。
我的故乡给了我血浓于水的亲情,给了我人间不能忘却的种种情谊,给了我淳朴、正直、自尊、坚韧的个性,给了我此生不变的乡音。从离开故乡的那一天起,我的心就成了一个相框,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永远装着故乡的肖像。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哺育我成长的这块黄土地,早已将它的精神因子注入了我的血液。这里的山、水、乡俗、人情,无不给我以别样的风情;伴我成长的田间地头、山沟河畔、五谷杂粮,无不记录着生活的苦乐酸甜,给了我别样的味道;那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小院、一张张饱经风霜的脸庞、一双双粗糙有力的大手,对远方的游子来说无一不是一种亲情的召唤!那些梦中萦绕的故事,那些曾经尘封的记忆,真的无法忘记。
一年又将尽,千里人未归。如风的往事多少次从心头吹过,让我在梦里编织对故乡的刻骨铭思。无论世间有多少绚丽色彩,我只想看你青山碧水;无论人间有多少优美歌曲,我只想听你悦耳乡音;无论世上有多少动听故事,我只想听你山里传说。
沁源,我可爱的故乡!在我的心里,你是一张画不够的画,一种剪不断的情,一首唱不尽的歌,一篇写不完的文章……

袅袅飘荡的炊烟

在喧嚣的城市生活久了,不由地怀念乡村那种田园式随意的生活。在享受现代生活带给我们的种种方便时,却总忘不了故乡的炊烟,忘不了炊烟中飘来的母亲的呼唤。每每闻到炊烟的味道,就好像闻到了家的味道,听到了母亲的声音。
每次回家,一望见自己家屋顶的炊烟,心里就会升起一种难以抑制的温暖和幸福的感觉。
记忆中的故乡是由土房、柴炭、鸡鸣、狗叫组成的一个个的小村落。每逢开饭前那矗立于一座座农家小屋房顶上的烟囱里,就会冒出一缕缕的如白似灰,如蓝似青,或浓或淡的袅袅炊烟。那缕缕炊烟掩映下的村庄,就好像一幅幅朴素而淡雅的农家水墨画;那一缕缕随风飘散的炊烟,是对劳作农人的慰藉,是对贪玩孩童的召唤。记得童年时,妈妈常嘱咐我们几个孩子的一句话是:“看到村里的烟囱冒烟了,就该回家吃饭啦。”伴着袅袅炊烟,常常能听到村子里母亲们呼唤孩子回家的声音。
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,就从人们的指缝中溜走了。现代工业文明让乡村的人们也享受上了做饭不用炉火的日子。当我们走进今天的农村,几乎看不到屋顶的烟囱了,当然也就再也看不到炊烟缭绕的景色了,但故乡的炊烟却一直是存于我心底的最温暖的记忆。那一排排土房顶上的一缕缕青烟,就如同一只只绝妙的画手,描绘出一幅幅人间最和谐的生活图景。炊烟缭绕里,有汗水变成粮食的收获;有母亲温暖慈爱的召唤;有孩子们天真无邪的渴望;有一家人幸福生活的甜蜜!

异乡不弃的“和则饭”

我移居的城市银川素有“塞上江南”之称。这里盛产的水稻、小麦、硒砂瓜、黄河鲤鱼、牛羊肉营销全国。连我这个从小不吃牛羊肉的人,经过这一二十年的熏陶竟也能做出一手味道相当不错的“羊肉菜”系列。但是,如果有人问我:“你最爱吃的是什么?”我总会脱口而出“和则饭”。我的很多朋友问我那是一种什么饭?我告诉他们,那是一种以“小米”为主,然后加入“豆子或豆角、南瓜或北瓜、土豆或红薯”,通过不断熬煮,最后再加入“面条”和适量盐,混搭而成的一种简便快捷,既好吃又好消化的“饭食”。朋友听了马上说,那叫什么饭呀?乱七八糟怎么吃?看着他们疑惑的表情,我很认真地告诉他们,我就是吃这样的饭长大的,的确好吃。
在我的记忆中,“和则饭”是家乡百姓每日必吃的“主餐”。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,家乡的多数人家,一日三餐几乎都是“和则饭”。现在,我能想起的最好吃的“和则饭”,是童年过生日时,妈妈做的特殊的“和则饭”。那时家里很困难,一年吃不上几顿白面。但是,在爷爷、奶奶和我们几个孩子过生日的时候,妈妈总是要想办法为我们做顿像样的“和则饭”。记得,那时我们能吃到的“长面条”,基本上是用豆面、玉米面和白面和成的。玉米面在当时担当的是“主角”,豆面是“配角”,白面放的很少,是“画龙点睛”的角色。所以,妈妈每次给我们做这样的“长寿面”时,总是格外小心。先用温水把面和得硬硬的,然后小心翼翼地擀,就怕把面弄破。擀好面片后,再慢慢折叠好,用刀切成又细又长的面条,煮进熬好小米和蔬菜的锅里,最后在勺子里放一点油,在火上烧热炝点葱花和咸盐,趁热把油勺往煮好面的锅里一插,迅速地盖上锅盖,就听见锅里先是“嚓啦”一声,接着发出轰隆隆像打雷一样的声音,随后一股香气扑面而来,沁人心脾。揭开锅盖,便可看见一层泛着绿色的“油花”漂在饭上面,很是诱人。其实那时我们家每天晚上几乎都是这样的饭,只不过平常饭里不煮面条也不炝油的,生日时才有这样的口福;也只有在生日时自己碗里的面条才会比别人多一点。所以,那时我们格外盼望家里能有人过生日,我们就可以跟着沾沾光,吃一顿特别的“和则饭”。